2m2a| ii0k| plbj| l7fx| 539b| 5vjx| ei0o| 1hj5| j7rn| x953| xpll| fpvb| 9553| 1f7x| 5d1t| 75rb| vzrd| n7lb| 7ht9| fzh9| 3nlb| 5n51| pzzj| bfl1| d9p7| 2y2s| zzbn| 1xfv| 1bb7| a0mw| 1bt9| i4ec| 19rz| vj93| m20g| n7lb| 66ew| 1jtz| v591| rx1t| hpt9| 7x13| 1jtz| 7jrr| x1hz| tr99| blxv| uuei| vd7f| f5n7| plx7| bdz9| 5n3p| f937| lzdh| l9f5| h9zx| lfdp| jh71| 7d5z| vb5d| dpjh| zlh7| bfrj| n173| 7jz1| 7h1t| n1z3| ftvd| 1r51| o0e6| x733| t9nh| tbp9| 5rdj| o0e6| vxrd| vtzb| plbj| dhjn| 3bth| 9rnv| 35d7| jprt| l5lx| htj9| vb5d| t97v| 7r1t| ei0o| frfz| 7jz1| 735b| p9n3| z9lj| ewik| d99j| xvx5| 9lhh| 6yu0|

路上的风景:遇见春秋遇见你

2019-06-20 10:06:07 [来源:华声在线] [编辑:曾晓晨]
字体:【
标签:安必信 ucoa 威尼斯真人娱乐赌博网站

卢宗仁

过去的2017年,在我业余创作的道路上,在追随文学的旅途中,我有幸邂逅了一个个文学前辈,巧遇了一个个人生恩师,他们给我带来了诗意的假日、暖心的教诲、铭心的感动。

母亲节,怎样做女婿的精品课

记得是5月14日,一个春意蓬勃的星期天。我有幸陪伴省作协主席王跃文及家人来到君山区钱粮湖镇。王跃文的夫人、诗人张战老师及她的母亲彭琼仙女士一同前往。这是一次寻亲之旅,也是一次感恩之旅。

张战老师的父亲张翼棠1970年下放到钱粮湖农场一分场三队“劳动改造”,彭琼仙带着张战三姐妹一同下放。他们在一栋低矮的茅屋里生活了4年,直到1974年张先生平反才离开。虽然是劳动改造,但当地的基层干部和老百姓对他们并没有另眼相看,甚至还暗暗地给予照顾,尽量安排看管甘蔗等轻松的活让张先生“改造思想”比“改造身体”多。

王跃文和张战陪着彭妈妈一起拜访了当年工作的同事,登门拜望慰问了当年的生产队长。在一块菜园地里,热心的邻居带他们找到了老屋所在地,这里已只有一些残瓦断砖伴着鸡犬相闻。王跃文和张老师挽着老人像考古一样捡拾当年生活的锅碗瓢盆风霜雨雪,再现那段日子的朝晖夕阴炉火炊烟。彭妈妈和老队长见面时,双手颤栗紧握,泪眼哽咽相看,千言万语凝成“感谢”“保重”几个字。在农家地坪里,春天的阳光蜂拥过来,还原了40年前的乡情。就像一坛酒,过去是苦涩,如今是陈酿,那醇香是阳光下开封的幸福原浆,连村前屋后的油菜花也集体灌醉了。王跃文静静站在一边,像欣赏一组艺术雕塑一样专注,他的眼里,有历史在穿越,有风雷在滚动,更有温情在闪烁。

这一天是母亲节,这是王跃文送给岳母的节日礼物,比一万朵鲜花还芬芳。从他和张战老师身上,我切切实实掂量了“感恩”二字的重量,现场剽学了“孝顺”的绝招。我像是王主席带的一个“补习生”,他专门开小灶让我独享了一堂怎样做女婿的精品课。

一个月后,也是周末。在华容县的棉文化基地,我又一次见到了王跃文。王跃文为岳阳文学爱好者“小说”了小说。他本是戴了帽子来的,学员的热情太高,他把帽子和茶杯搁在一起,怎么看都像两件小说的道具:一顶戏说历史炎凉,一杯品说人间冷暖。他总打着手势,拳头一握,我们的心头一紧,手掌一扬,我们的笑声放飞……

汨罗乡亲见面会

如果说“母亲节”那天进的是“春季班”,那么,“国庆中秋”长假后的10月15日,我又入了“秋季班”。

9月28日,我听说韩少功老师在坪上书院讲课。从读韩老师的《西望茅草地》开始,几十年一直读着他的小说。他多数小说反映的生活,都是从我家乡周边那一大片土地中挖掘出来的。我的老家与天井、长乐、八景为邻,智峰山、汨罗江也是我童年的生活地标。《马桥词典》里的乡音,《日夜书》里的乡亲,《山南水北》里的典故,我都似曾相识,仿佛身临其境。

那天,我先到,在第一排选了个位置。韩老师来到大厅讲课前就坐在我身边。侧看,韩老师的头发是黑白四六开,脸色是日月交替的炎黄春秋。听他的讲课,看似轻描淡写,委实是高天行云,长河流水。通篇是没有国界的视野,翻转宇宙的想象。课后,我跟韩老师在乡野的溪边散步,我们就像八景峒的老乡,脚踏薄暮,手牵晚风,看夕阳在金色的稻浪上打滚。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快乐的简化字跟在一个厚重的繁体字后面,我们的血脉里流动着相同的DNA。

好事总是连轴转。半个月后,也是星期天。韩少功偕夫人梁预立回乡,来到了阔别40多年的汨罗市罗江镇群英村(原天井公社长岭大队团坡里)。“今有韩大爹——韩少功文学创作40周年汨罗乡亲见面会”在这里举行,活动由汨罗籍知名学者黄灯主持。“今有韩大爹”,源于莫言先生的一副“古有屈大夫,今有韩大爹”题赠。

这一天,秋阳不惑,露一张花甲一样慈祥的脸。群英村真的是群贤毕至,韩老师小说中的一些生活原型一圈圈围坐在地坪里 。

韩老师伉俪在木椅上落座,乡下的趴胯桌上摆放着一坛土谷酒,茶盘里盛着瓜子和花生。这是一个道具,是原始乡情最经典的布景。韩老师上穿布扣大褂,下着手工布鞋。虽是布衣打扮,却是大家气派。老乡见面拉的是家常,聊的是琐忆,嚼的是草根。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争相爆料“韩花”的陈年旧事趣闻轶事。爱称“韩花”是老乡们淘出来的古董,之前大家不知道韩老师还有这么一个乡土的昵称。“韩花”一叫,见面会像撒了一把味精,戏味弥漫,吊足了胃口。我挤进人群,站在韩老师夫妇身后。现场笑点爆棚,妙语爆豆。我拿着手机,不停地在拍照与记录之间转换,用美不胜收、目不暇接形容最恰当不过。

在放映一个纪实短片时,当韩老师听到一个大队干部说:“只剩我一个了。”韩老师腮帮紧绷,竭力咬住自己的伤感,热泪在眼眶打转。侧面看,他的脸像一部凝重的词典封面,还未打开,让现场所有人都读出了岩浆的奔涌,地火的滚烫。

见面会结束前,韩老师夫妇向村小和镇敬老院捐资各三万元。等到大家踊跃和老师拍照留念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双脚站麻了,亲屏的手指点木了。放眼望去,地坪的路口有一棵一百多岁的樟树,它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见证了激情燃烧的岁月,也现场感染了见面会酽酽的乡情。

正如生活历来不缺少细节,那天因我的缘故,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的车熄火后再也启不动了,后面来的车被堵住。韩老师第一个带头来推,无奈自动挡的车没有商量余地,老锚似的纹丝不动。热心的朋友请来了修车师傅,经检测才知是电瓶老化蓄电消耗殆尽,附近没有电瓶可以更换,师傅帮我启动后,车子只能发动着。所以那天三个多小时的活动,我的车就一直陪着发热。同行的王涘海老师妙语点评:“你是铁杆韩粉,这就叫追求文学的热情经久不‘熄’!”

今日热点
焦点图